专题报道
Special Coverage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->专题报道->正文信息
江姐故里善建者:王奇的青春之花
信息来源:管理员  作者:图/综合 文/李禹 钟楚娴  发布时间:2021-12-06  阅读次数:514

“江姐牺牲时29岁,我今年也29岁,与她相比,我还差得远呢。”江姐故里红色教育基地项目房建施工负责人王奇谈到。

11月14日晚,江姐故里透光混凝土散射出的灯光拉长了他年轻、消瘦又疲惫的身影。截至当天,王奇已在项目连续奋战了93天。看着眼前熠熠生辉的江姐故里、耳边回响项目建设团队的欢庆呼声,他长舒一口气: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!

贴心爸爸与“工地达人”,何处是吾“家”?

“四个月建成江姐故里。”6月底,项目团队接到建设江姐故里的任务。已当了三年施工负责人的他知道这句话的分量,也明白其中暗含着多少困难。然而,项目经理一句“江姐连死都不怕,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干?”点燃了他的斗志:不顾一切建成江姐故里!

到达现场开展工作后,王奇发现,困难比他想象的严峻得多。项目部全员取消假期、工作时间为早上八点到晚上十点、每天两人通宵值守。如此条件下,对标工程建设目标,项目进度依然“迟缓”。作为房建施工负责人的他,每天晚上下班后依然要到现场转上一圈,确保夜晚施工工作平稳运行。如此下来,每天他在项目现场呆的时间基本超过了16个小时。

一段时间后,他的家人有了些许意见。每天一早出门、半夜回家,2岁小女儿经常好几天见不着他,总问:“爸爸去哪儿了?”一天三顿饭都在项目吃,母亲戏谑地说:“家里肉都少买了很多。”每天待在家的时间不超过8个小时,妻子调侃道:“到底哪里才是你的家?”

面对家人的抱怨,王奇自知“理亏”。尤其是在谈到女儿时,更是倍感自责:“以前,虽然工作也很忙碌,但因家就在自贡,总能抽出时间陪伴女儿。但江姐故里开工后,不仅缺少陪伴,就连女儿生病住院时,也没能去医院看一看、哄一哄。”好在,经过他的经常性沟通以及看到社会各界对故里建设的支持,家人也逐渐理解他、支持他。

(王奇与家人合影)

“负责经理”与实干小伙,他的身份是什么?

为提高工作效率,江姐故里项目部内部划分了市政、房建两个团队,彼此之间管理人员、班组相互独立。王奇带领的团队,主要负责江姐故里演艺中心、展陈区、游客中心等约1.2万㎡的房建建设。在项目部,工人们一般称施工负责人为“执行经理”。因此,大家平时也爱叫他“王经理”。

(江姐故里建设期间,王奇在施工现场)

每天,房建部分的木工、装饰工、展陈装修工、玻璃幕墙安装工、钢结构工等十余个工种共1000余人在现场工作,他们的工作内容、进度、安全、质量均由王奇统一调度。施工中,图纸变化多、土建安装交叉作业、材料进场调度难……事无巨细,都得一一处理,任何一个环节出现的小问题都有可能影响工程整体进度。建设期间,他每月通话时长在3000分钟以上,每天通话超过100则。同时边打电话边在工地四处查看,每天步行步数都在三万步以上。

项目最大的特色亦是最大的难点:GRC幕墙安装。总计2.3万㎡,是目前国内最大的GRC幕墙安装工程。每块GRC幕墙的大小、尺寸、厚度、形状均不同,安装位置、角度绝对唯一,安装难度大。王奇不仅要协调安装团队对幕墙安装进行全BIM建模,指导施工;还要对照收货单及模型编号梳理材料进场情况,并积极与厂家沟通确保材料供应。同时统筹班组进度,确保GRC幕墙进场即可开始安装。

(江姐故里建设期间,王奇作为支部党员先锋队的一员在现场指挥建设工作)

虽然安排周密,但施工中还是出现了一些小插曲。11月8日晚,现场安装工人报告GRC幕墙材料缺失8块!而此时,距离既定的GRC幕墙安装结束日期仅2天、工程交付日期仅4天、江姐纪念活动仅6天。王奇深知,GRC幕墙安装在建筑外立面,是项目的形象工程,材料缺失势必影响整个工程进度!他立刻查阅工程进货单,确认材料已经进场,立刻亲自带队打着手电筒猫着腰在GRC板材临时周转场四处寻找,可惜一无所获。时间紧迫,王奇立刻做两手准备,一方面联系生产厂商试图补充材料,一方面在工作群内征集材料“线索”。自己则继续带队在施工现场进行地毯式搜索。终于在凌晨,于精神堡垒附近另一个需安装GRC的景观造型处发现了丢失的材料——原来是几个新进场的工人不了解情况,在板材二次转运时,疏忽大意看错编号,错放在了别的预备安装位置。

找到材料,王奇悬着的心总算落地,部署好现场工作后,才伴着星光回家。

在施工中,这样的小插曲并不奇怪。“土建安装交叉作业、各班组抢抓作业面,大家都紧盯着自己的施工目标,‘发疯’似的工作,偶有疏忽在所难免。但任何一个小插曲都有可能影响工程整体进度,我作为施工负责人不仅要尽量规避这些问题,更要在出现问题的第一时间顶上。只要能推进工程建设,需要我当工长我就当工长、需要我当民工我就当民工!”

(江姐故里建设期间,王奇接受媒体采访)

街舞达人到工地黑娃,什么才是他的“诗与远方”?

常年在施工现场奔走,王奇的肤色显得黝黑。江姐故里土方开挖正值三伏天,室外温度近40度,且施工现场毫无遮拦。作为施工负责人,他必须以身作则,在烈日下与管理人员、民工一起奋战。“要是我自己都顶不住高温烈日走了,怎么能要求下面的兄弟伙些加油干呢?”几天下来,王奇的肤色又黑了好几圈,成为了名副其实的“工地黑娃”。

然而,黝黑的皮肤下隐藏着他年轻而富于艺术追求的心。王奇酷爱街舞,大学时就曾是学校街舞社的社长,工作后又曾在公司春晚上大放异彩,是大家眼中的街舞达人。

(王奇在公司2016年春晚上跳街舞)

近年来,尤其是担任项目施工负责人后,工作繁忙,鲜有时间跳舞,“虽然生疏了不少,但还是喜欢,时不时也会跟着音乐跳上一段。”

这就是王奇,他的青春之花开在了满是钢筋混凝土的工地之上,如此绚烂。

分享到:
0